汪丁丁:我会将自己著作版权送予谷歌

汪丁丁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克里希那穆提说:在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我们早已进入斯密和康德谈论的“世界公民”的时代了,我不打算小家子气那样地和任何中国人或印度人或西方人怄气,虽然,世界上太多的中国人、印度人、西方人,互相都在小家子气那样地怄气。我认为世界快要灭亡了,我不认为现在还斤斤计较谁拿了多少或谁欠我多少这样的事情有多少意义。

谷歌道歉,很好,我认为人家的态度很诚恳。作家协会?知情的读者,谁会认为作协曾有过任何值得我们尊重的立场?我不管作协什么态度,也不管社科院什么态度,反正,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将我自己的几十本书的数字录入权送给谷歌。

首先,这些作品只向国外读者开放,我的书,从来我就没有试图翻译成任何一种外文。既然谷歌打算努力扩展这些中文的外国市场,有何不可呢?你知道在海外的中文读者要费多少精力得到一本中文书吗?你知道在中国认真做学问的学者和学生们每年要免费下载多少西方学术文献吗?你知道西方大学里有许多教授参加了反知识产权和知识自由运动吗?为了区区几十美元,我就这么小气,不允许人家“盗版”?别忽悠我了!而且人家已经道歉,我看态度挺诚恳的。

关键是,人家实事求是,没我们这么虚伪。我们的作协,实话多还是假话空话多?我不喜欢任何商业机构或作协或任何官方机构卖弄我们的民族情感,我认为那是在亵渎我对这片土地的情感。

况且,知识原本就是天下公器。我既然支持自由软件运动,我既然反对微软霸权和反对中国政府为各种西方软件建立过分严苛的保护制度,那么,基于我的一贯立场,我必须认为让谷歌数字图书馆免费获取我的几十本著作的数字录入权,是正确的。但是,每一名作者都应根据自己的情况和良知做出选择,我绝不认为我的选择对他们就一定是正确的。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moji-mrgree
  • 😆
  • 💡
  • 😀
  • 👿
  • 😥
  • 😎
  • ➡
  • 😕
  • ❓
  • ❗
  • 69 queries in 0.39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