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一夜爆红背后:低调再战阿里

老板的银行卡何以被员工“群刷”?答案是微信红包。

昨天起,微信新年红包开始在腾讯(00700.HK)微信“我的银行卡”里试运营。这是继“打的补贴”、理财通上线后,微信近来推出的又一项移动终端的支付应用,简单来说,用户通过腾讯第三方支付平台财付通绑定银行卡后,即可通过“新年红包”公众号向好友发送红包。

微信红包的特点是,金额随意、发送对象数量若干,而其分配金额或平均或随机,有如“集体抽奖”。用电商界人士的话说,微信红包是又一个病毒式营销案例。

全民抢红包的最大赢家依然是腾讯,在低成本推广微信支付的同时,红包金额“T+1”到账以及未绑定银行卡用户的“取现难”亦为腾讯带来了“活期余额”。

腾讯方面表示,微信红包这款应用还不完美,应该给予理性看待。截至《第一财经日报》发稿时,“红包”累计派发金额尚未公布。

舍不得睡觉

“唤醒我的不是闹钟,也不是理想,是红包!”昨天早上7点,艾彻(化名)一边在微信群中聊天,一边等待红包“从天而降”。

这名IT从业者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据自己的不完全统计,在他睡着的6个小时里,错过了大大小小三十多个红包,“红包热闹的群一晚上有一千多条未读信息。”昨天下班前,他的“战绩”是发出近800元的红包,收获不到500元,但其中最高一笔达到了103.2元。

虽然没有实现收支平衡,但发红包时大手一挥的土豪感觉,还是让艾彻感到满足。

几乎一夜之间,“让用户给用户发红包”的微信红包火了。

微信发红包的设计并不复杂,用户通过“新年红包”公众号,选择发送红包的数量和金额,和祝福的话语,通过“微信支付”进行支付,就可以发送给好友;接收方则在打开后获得相应收益,只需要将储蓄卡与微信关联,就可以在一个工作日后提现。

腾讯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微信红包实际上是财付通在PC端上的红包应用的“移动版”。此前,微信红包曾分批次选择部分用户试用,因而出现在部分用户新版微信的“我的银行卡”界面。很快,微信红包在微信圈里蔓延。

微信红包开发负责人、腾讯财付通产品总监吴毅昨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微信红包是团队经过10多天通宵的努力设计出来的。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希望开发一个好玩、有趣的产品。逗利是、讨红包是中国人过年的传统习俗,互相之间通过这种习俗让年味也更加浓厚。”吴毅说。

据本报记者了解,最初微信红包设计时,微信红包团队曾计划设计“要红包”,也就是一个用户向其他用户讨要红包。但讨论过后,“要红包”容易让被索要者产生抗拒感,而抢红包则相对更符合人的心理活动。因此,最终上线的红包从“要”变成“抢”。

在微信红包上线测试时,红包在“抢”之前是要先写祝福语,但经过几天对用户的观察,微信红包已经改为先抢红包再发送祝福。

“套用一句《阿甘正传》里的经典台词,就是‘红包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拆开它里面会是多少’。”吴毅说。

“取现”难题

不到一周前,作为叫板阿里余额宝的移动理财平台,理财通上线首日在“拥堵”中吸金8亿元。不过对于微信红包首日的“流通金额”,腾讯方面尚未披露。

此前有媒体报道,截至去年11月底,开通微信支付的用户已经达到2000万。对于微信红包让微信支付用户一夜之间突破1亿的说法,吴毅用“太夸张”的说法予以澄清。

无论是他本人还是腾讯官方,不约而同地向外界传达了“低调”的信号。吴毅“恳请大家理性看待”微信红包这款“应景的小应用”。财付通方面则称,微信红包还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

微信红包的“取现难”已经引发关注,对于绑定银行卡的用户来说,不得不接受延迟一天到账的时间差。对于那些未绑定微信银行卡的用户,拿不到红包怎么办?一名财付通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微信没有中间账户,红包的金额只能有一个去处就是用户自己的银行卡,目前微信还是建议用户绑卡提现,而那些抢到红包又未绑定银行卡的资金,暂时放在财付通账户托管。

按照市场分析人士的说法,不领取红包的用户就相当于给腾讯贡献了“活期存款”。

低调再战阿里

低调归低调,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通过微信红包,腾讯在移动互联网阵地与阿里的PK中占了先机。

“微信的新年红包目的是通过社交圈扩散的方式,让人开通微信支付,用户收到红包后,可能为了一两块钱就要去开通微信支付。”电商观察人士鲁振旺称。

“红包”的玩法并非微信首创。在微信红包之前,新浪微博策划了“让红包飞”的活动。支付宝早在上周就上线了“新年讨喜”功能,用户可通过该功能向自己的支付宝好友派红包或者讨红包。而据支付宝钱包官方透露,“新年讨喜”功能上线一天以后,就已经发出了22万个红包,总金额超过1800万元。

但用腾讯科技中心原总监程苓峰的话说,支付宝在PC时代辛辛苦苦培养的用户信任、提炼的互联网玩法以及打通银行端快捷支付,却在今天把微信送上了火箭。

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不论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主要有信息、商务、关系3个维度;按此划分,阿里处于商务维度,而腾讯则处于关系维度。

同样类似的产品,阿里的支付宝送红包只能点对点发送,难以形成抢红包的圈内传播。

“从信息和商务维度向其他两个维度扩张是比较困难的,相反利用关系维度则更容易达到信息和商务维度。”李易分析称。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申正远则对本报记者称,尽管支付宝在PC互联网上的第三方支付领域遥遥领先,但移动互联网上这一领域并没有垄断者。更让阿里掌门人马云感到威胁的,是微信在引入了微信支付、游戏、电子商务、二维码等功能后,逐渐形成闭环的商业模式对阿里的潜在冲击。

一名支付宝人士昨日对本报记者透露,阿里的移动社交产品“来往”目前还不能绑定支付宝,“打通支付宝与‘来往’,需要与支付场景共同考虑。”

这也是微信支付在激活大量用户之后需要面临的问题,微信支付场景有限,需要给出更多让用户继续使用微信支付的理由。

吴毅表示,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团队能好好睡一个觉。只是,马云不知是否会辗转反侧。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moji-mrgree
  • 😆
  • 💡
  • 😀
  • 👿
  • 😥
  • 😎
  • ➡
  • 😕
  • ❓
  • ❗
  • 65 queries in 0.420 seconds